校内导航 友情链接
略论高等学校的学科群建设
来源: 发布: 点击数:次 发布时间:2014-10-11 16:36:27

 略论高等学校的学科群建设

赵文华

( 华东师大教育科学研究所博士生 赵文华,学位与研究生教育,1998(4))

 

摘要 学科群是现代学科高度分化和综合的结果。建设高等学校的学科群,既遵循了学科发展的规律,又顺应了新时代对高层次人才素质的要求。学科群建设要加强基础学科的理论源头作用,发挥带头学科的牵引作用,使多形态的学科结构产生协同效应。在综合性大学设置二级学院是培育学科群的组织保证,围绕社会需要,组织多学科协同攻关是学科群发展的契机。

伴随着学科建设的热潮,学科群作为一个时髦的术语频频出现于各种教育媒体,为顺应现代学科发展的历史潮流,人们以热情的态度对待这个新生事物并不为过分,但是,更重要的任务是深入研究学科群的内涵、特征及组织形式,以推动高等学校的学科建设。

一、 学科群:尚待明晰的概念

在学科建设的讨论中,学科群、学科超群、学科群落、学科群集之类的词常常弄得人眼花缭乱。在许多教育理论工作者眼中,学科及学科群并不是一个很明确的概念,例如,在使用学科及与之密切关联的“专业”等概念时就很含混,笔者曾在另文中作过辩析。共同使用的术语因概念不明,容易产生误解和毫无成效的讨论。以规范的语言形式进行交流,才能够使研究者准确而敏锐地理解课题。当前,对学科群的内涵还缺乏深入探讨,在学科建设中,理论的指导作用就显得很薄弱。

先从揭示学科的内涵入手,从词源学角度看,学科的最初概念与学习有着密切的联系。学科(discipline)一词源于拉丁语的动词“学习(discere),以及从它派生出来的名词“学习者(discipulus)”。从中世纪开始出现了各种形式的有系统的学术课程规划,人文学科与自然学科相应地分离出来,在这些分类日益巩固的基础上,又出现了后来成为中世纪各种学校研究派别基础的分科组织,进而又发展为大学——系统地进行专业学习(医学、神学、法学)的最高学府。如今,高等学校的学科主要指学术的分类,即按科学的性质而划分的门类,学科一方面起着目录性的指导作用,规定着我们探索的范围,另一方面也起着范型的作用。“学科明显是一种联结化学家与化学家、心理学家与心理学家、历史学家与历史学家的专门化组织,它按学科,即通过知识领域实现专门化。”[1]学科发展与科学发展的内在逻辑与高级专门人才培养密切相关。随着时代发展,两门以上的学科有机地组合起来,若干学科间产生了依赖、促进、移植等互动行为,这样多学科的集合称之为学科群。按不同的集合方式可以把学科群划分为不同的类型:(1)从同一母体学科逐渐衍生发展的线性学科群(分支学科群)。这与我们专业目录中的学科分类体系相同。线性学科群的学科容量与同级学科的数量密切相关;(2)相邻或相近学科互动而产生的相关学科群;(3)跨越学科鸿沟的交叉学科群。

20世纪后期,现代科学研究逐渐由“小科学”向“大科学”发展,即从分散的个体和小规模的集体为主要研究形式的单一学科的小型化的研究向以一定规模的集体为主要组织形式的大型化的多学科综合研究方向发展。随着人类对自然界及自身社会现象的认识不断深入,单一学科知识体系难以揭示错综复杂的物质运动的内在联系,需要综合运用多门学科知识才能认识规律、解决问题。物理学家普朗克指出:“科学是内在的统一体,它被分解为单独的部门不是由于事物的本质,而是由于人类认识能力的局限性。实际上存在着从物理到化学、通过生物学和人类学到社会科学的连续的链条,这是一个任何一处都不能被打断的链条。”[2]因此,把各个学科相互联系起来,在本来看似相互区别和平行重迭的各种知识领域之间建立纽带,即现代科学的一体化趋势是科学发展的内在逻辑使然。在学科高度分化和高度综合并驾齐驱的发展势态中,分化和一体化并非互相排斥,分化乃是向更深刻、更广泛的一体化过渡,而更深刻、更广泛的一体化,既制约着分化的可能性,也制约着分化的形态。

以培养高级专门人才为己任的高等学校,其一贯追求的目标是使所培养的人才与社会需要保持高度的契合,高等学校的培养目标必须随人才需求的变化而作相应的修订。给予学生一套“处方”式的知识和技能在今天已行不通,取而代之的“通才教育”要求所培养的人才具有广博综合的知识、多方面的能力。由此可见,科学发展的内在逻辑和高等学校培养通博人才的需要推动了学科群的产生和发展。

二、 学科群的特征:从结构、源头、牵引、效应的视角考察

1多形态的学科群结构

不难发现,因科学的高度分化,那些在人类科学实践中长期积累发展起来的基础性学科内部呈现出层级构造,划分出不少分支学科,甚至还可以往下分至三级、四级构造等等,不断衍生发展,形成梳齿状的学科结构,如由物理学划分出的力学、热学、光学、声学等分支学科,以下还可细分。随着各门学科向广延发展,学科之间的界限模糊而融合了,学科向纵深挺进的过程中,需要借鉴彼此的理论和方法,因此,学科间通过知识交流、理论借鉴、方法转换,产生了大量的交叉学科,形成了网络状的学科结构。梳齿状的学科结构导致线性学科群的产生,网络状的学科结构导致相关学科群、交叉学科群的产生。学科齐全是高等学校的特征,但是学科齐全不一定就等于学科综合。线性学科群容易在高等学校中形成,但它仅仅代表了高度分化的一面。学科发展就如鸟之双翼,缺一不可。甚至美国学者A1L1波特曾形象地比喻多学科是“一床百衲被”,跨学科是“一件无缝天衣”;多学科是“混合物”,跨学科是“化合物”。在多形态的学科群结构中,网络状结构代表着学科群发展的水平,学科群建设要注意理清相关性,培育生长点。

2以基础学科为理论源头

类似于基础学科是学科发展的“基石”这样的语句,早已为人们所熟悉和认同,科学理论对技术乃至生产所表现出的重要的先导作用已有目共睹。特别是20世纪以来,基础科学的一般功能不再仅仅局限于探明既成事物或对已知自然现象作出解释性说明,而是更深刻地执行着侦察和“钻孔”的任务:科学上的每一个新发现和每一项新进展都必然为新技术的产生创造着前提条件,开拓着技术发展新的可能性。现代高新技术的发展,已经不再单纯依赖于对以往的生产经验的概括和总结,也不是传统技术的改造和提高,完全是现代科学的产物。如微观物理学研究奠定了原子能技术发展的基础。临床医学上的每一次发展都建立在基础医学取得突破的基础之上,所以说基础学科在现代科学体系中既是“基石”又是先导,也是科学发明的“思想发动机”。理论是科学知识领域中最重要的推动力,它可以指明今后工作的方向,以便能获得最大的成就。所以,高水平的学科群,必须以高水平的基础学科为理论源头。

3有起牵引作用的带头学科

科学学中的“带头学科”理论是一个很有影响的理论假说,这一理论认为:自然科学中各学科的发展并不是齐头并进的,而是总要有一门作为主导科学带头向前发展,其特点是: ①更替性,并不是某一门学科永远起带头作用,一定时期后总要让位于另一个学科,不断更替下去; ②起带头作用的学科提出的科学思想对其它学科有普遍指导意义,其它学科在一定程度上借鉴或使用本学科的概念、规则和方法等。从近代科学兴起以后,力学成为近代第一个带头学科,以后物理学、化学、生物学等等都成为过带头学科。在信息时代,电子计算机和微电子学科成为带头学科。

凯德洛夫的“带头学科”理论假说遭到了后人的种种质疑,甚至有人提出“有带头学科吗?”这样的否定性问题。我们认为,这一建立在对科学发展史悉心研究基础上得出的理论假说在原则上是成立的,但在具体阐释中有可商榷之处。今天在学科群建设中引进这一术语,并不是对凯德洛夫原意的照搬,为了避免误解,不吝作此说明。这里所说的带头学科在学科群中所起的牵引作用表现在: ①该学科体现了学科群的发展方向; ②该学科与其它学科间容易产生新的生长点; ③该学科不断承接重大科研项目,发起组织其它学科协同攻关。在某种意义上,带头学科可视为骨干学科。

4明显的学科群协同效应

学科群中诸学科之间的互动,即知识对流、模式组合、方法碰撞等,形成学科群协同效应,通过合理的、适度的、持续的激励,学科群协同效应能有效地转化为学科群发展的内核动力效应。学科群协同效应可分为三种类型: ①学科群综合效应。在学科群中,通过采各学科之所长,集各学科理论之精华,走综合创新之路,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能建构出自成体系的新学科,如环境科学的产生就得益于学科的综合效应。②交叉效应。在学科群中,多门学科研究共同的问题时,最容易产生交叉学科,也就是说一旦跨学科的研究课题确立下来,相应地交叉学科的产生也就初见端倪了。在跨学科活动中,最初要建立起一系列立足于这一交叉地带的概念、关系、方法以及评价标准等,进而形成一个新的具有内在逻辑的知识体系,最后才发展成为新的交叉学科。③横向效应。学科群中,多门学科以多方面特定的共同点为研究对象,撇开事物现象、过程的具体特性,用抽象的方法研究事物的共同方面的运动规律,反映多学科领域共同的东西,使许多不同的学科领域拥有共同的概念、原理和方法,产生许多新知识颗粒,改变了整体的学科格局,如系统科学的产生和发展。

三、 学科群生长的土壤:以组织、契机分析为主

1学科群的体制保障

面对愈益复杂的世界,在科学技术日趋一体化的时代,高等教育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从而引发教育体制和结构的变革。我国高等院校在50年代进行了大规模院系调整,组建了大批单科性大学或学院。在今天看来,这种组织结构割裂了学科间的联系,限制了新学科的发展,难以产生学科群效应,无法顺应现代科学技术发展的世界潮流,更不利于跨世纪复合型人才的培养。进入90年代以来,综合性大学设置二级学院,实行校、院、系三级管理,单科性大学也在培植多门类学科,如工科大学纷纷向“理、工、文、管”多科性大学发展。西方的大学大多采用这种在大学之下设立学院,学院之下再设系的组织形式。这种分权型的组织形式的有效性,一方面源于它使学院拥有较大的自主权,避免权力过分集中;另一方面是有益于发挥综合学科优势,提高教学科研质量。学院一般是在相近学科的基础上建立的,因此,考虑学院应该涵盖哪些学科,首先要考虑的是学科间是否能够产生新的生长点,能否在学院内产生跨学科研究课题,是否有助于培养通博人才。所以,有些学院尽管有多门学科,但学科间无法孕育新学科或在可预见的时间内无法产生学科生长点,这类学院就应考虑其存在的必要性。学科群建设,特别是交叉学科群建设有利于提高教学科研的水平,是实施学院制的理论基础之一,而学院制又为学科群发展提供了组织保障。学院在学科群建设中可以发挥如下作用: ①统筹规划学院内学科建设和队伍建设,对带头学科进行重点保证,使基础学科得以加强,新兴学科得以扶持,传统学科得以保护,应用学科得以发展,一般学科得以兼顾。同时培养一流的学科带头人和合理的学科梯队;②为培养通博人才,在学院内发挥学科综合优势,推行课程体系改革和教学改革; ③协调学院内科研机构,以院为单位承接科研项目,开展跨学科的重大项目研究。

2建立矩阵组织,开展多学科协同攻关

“学科本身在越来越深入自己的对象时,就接近这样一个界限,这个界限表明,构成其它学科对象的属性和过程在客观上包含在这一对象中。不去考察似乎与这一对象完全无关的属性和现象,就不可能认识构成该学科本身的对象的那些现象。”[3]因此,跨学科研究就成为必然。开展跨学科协同研究最有效的途径是建立矩阵式的科研组织形式。所谓矩阵管理模式就是将学科与科研项目交叉组织起来的一种组织形式。在确定了研究项目后,各学科、各研究机构派出有关人员参与研究,项目负责人是这矩阵模式中的关健人物,他负责决定这个项目应做哪些工作,需要哪些部门的哪些人参与,并协调好分散在各部门的项目工作人员。在矩阵组织系统里,每个研究人员都同时接受两个上级的领导,一个是学科负责人,一个是项目负责人。这个模式的优点在于: ①有利于多学科协作,开展跨学科研究; ②有利于科研人员交流互补,拓展研究人员的眼界与知识面,提高创造能力; ③能最大限度地利用有限的人力资源; ④有利于加强责任制。项目负责人对项目负总责。各部门负责人通常是本学科经验丰富、资历较深的学者,有助于解决与项目有关的本学科问题。如在高等学校中组建非实体的研究中心,开展多学科的协同攻关,就是矩阵式组织的具体应用。

3保持学科发展与社会发展的契合

社会的需要是学科发展取之不竭的源泉,社会需要不但为学科发展提供了丰富的材料,而且还向学科发展提供了大量新课题,不断开拓新的研究领域。科学学研究表明,科学的突破点往往发生在社会需要和科学内在逻辑的交叉点上。众所周知,最早的生产经验是自然科学产生的主要根源。在社会需要的推动下,一些学科首先得到发展,成为带头学科,如古代的天文学和数学,近代的力学,现代的数学、物理学和生物学等;在社会需要的推动下,一些学科加速了自身的分化,20世纪中叶新技术革命的兴起,使得学科分化更是层出不穷;在社会需要推动下,一门门新学科应运而生,边缘学科、横断学科以及综合学科不断崛起,令人目不暇接。所以,学科群建设要适应全球经济一体化和高新技术革命的需要,前瞻21世纪产业发展的需要,瞄准学科发展的主流和前沿,并从我国资源特点、产业结构和技术需求的实际出发建设好优势学科。大学具有一种独特的、能够提高社会不断自我更新能力的潜力,这就决定了它必然能在社会改革的宏大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所以软科学研究在高等学校的兴起就理所当然。而软科学研究的多学科协同攻关的特征,客观上要求它必须建立在学科群建设的基础之上。社会发展的每个时期,各个方面都会产生某种重大需求,这往往就是学科群发展的契机。这就需要学科建设者具有敏锐的洞察力,抓住机会,促成飞跃,这样既能形成一个实力雄厚的学科群,在承担多学科协作的重大科研项目的同时,又能培养出一批复合型高级专门人才。

参考文献

1 伯顿克拉克.高等教育系统.杭州大学出版社,1994:34

2 夏禹龙.科学学基础.科学出版社,1983:5

3 斯米尔诺夫.现代科学中跨学科发展的某些趋势.现代外国哲学社会科学文摘,1986(8)